两性故事

脸给女王当椅子,被摁在落地窗玻璃

作者:admin 2020-06-30 12:23:20 我要评论

白雅兰并不恼韩东骂自个,反而极为感触。

    少见有点缺了分寸,她低声道:“我的同事,在这里死了三个。之外,一个残疾,一个还躺在病床上。”

    “东子,你应该了解我,支持我。这对我来说,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    自嘲:“方恒妻子昨天带孩子来医院看过我,就是那个牺牲的警察家属。”

    “我根本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们,她反而安慰让我不要多想,说人各有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前也缉过毒,危害多大,用不着跟你再多说。毒品,让无数个家庭陷入了地狱。海城人,每年死在这上面或者被牵连影响的人数,超乎想象。已经努力到了如此程度,也已经抑制住了这股势头,我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韩东讽刺:“你当自己是谁?离开你,海城就不行了!”

    白雅兰黯然:“可我能去哪。东子,你跟我说,我能去哪?我这种性格不适合官场,老傅一下去,上京市不会有我的立足之地。与其如此,我还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跟我回东阳!”

    白雅兰出离的冷静:“真可以么?夏梦拼命想要当我是个姐姐,因为她怕你不当我是姐姐。我去东阳,你们俩还过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她聪明,嘴上不会说出来。你也聪明,你根本不会傻到用我提醒。”

    韩东定定看着她:“兰姐,她或许有这方面的意思。可是,她没你想象中那么势利,不懂轻重。”

    白雅兰不想听,转而道:“你刚说她身体不舒服,赶紧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她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白雅兰错愕:“怀孕?”

    “对,意外。所以我今天也很乱,不想跟你争执太多。”

    白雅兰五味陈杂:“这难道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韩东想掏烟,意识到了这是哪。把拿出来的烟盒放在了桌上:“姐,好不好事就不说了。总之,放我一马。你在海城一天,我在东阳被你折磨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安安分分的,做我姐姐也好,其它人也罢,你不管去哪,不能留在海城。”

    白雅兰不忍看他这样:“让我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韩东毫不迟疑:“不用考虑,这次必须听我的。你总习惯让我理解你,你是不是也要理解一下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小梦结婚,你心里不舒服。可你不能以此来故意折磨我,让我结婚的人是你,我现在离不掉,离不开!”

    他语速愈快,不容白雅兰反应,拿出手机拨号:“我现在跟老傅打电话。能说服他,你就别再用那些冠冕堂皇的大义来压我。”

    白雅兰其实不需要他打这个电话。

    傅立康再如何难缠,她现在是个伤员。

    留海城完全是自己的要求,跟傅立康没有关系。相反,傅立康意思也是让她暂时回上京市养伤。

    不过眼看着韩东跟傅立康电话里沟通她的事情,白雅兰眼神还是转柔了很多。

    韩东有点失控,挂断手机:“听到了吧。老傅答应你回上京养伤,任海城副市长的事还有很长的时间来缓冲。你的伤势至少需要三个月养,呆在海城,你以为蒋和瑞跟我一样重视你在医院里的安全?”

    “姐,知道你住院这段期间,有多少鬼鬼祟祟的人出现在武警医院附近么。你知道现在海城到底有多少人想要你我的命?能防得住一时,你能永远这么防备着随时料不到的意外么。咱们够拼了,拼到蒋和瑞现在完全有能力来管控海城,还想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不用再跟我讲道理。这次就算绑着,你也要给我离开这……”

    白雅兰抬手,抚了下男人侧脸,柔声道:“我答应你。

干嘛啊,快哭了都。”

    韩东不至于哭,是要疯了。

    白雅兰在这,他不放心。他在这,夏梦非留下不愿意走。

    在海城不单单是工作压力,安全问题时时刻刻压的他喘不来气。

    怕白雅兰反悔,他追问道:“什么时候转院?”

    “急也没用,至少等一个月,我身体才能经得住长途奔波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在这等你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白雅兰忍不住想笑:“东子,你怎么越来越像个小孩。对了,东阳那边的新闻你留意没?陈彦丰案宣判了。”

    陈彦丰。

    韩东不可能忘掉这个名字,他掏出手机,打开了一个权威媒体软件。

    新闻标题不在头条,但也十分瞩目。

    这案子本来就是东阳市历年来最大的一桩毒品案件,当时闹到全国皆知。

    点开标题,他仔细浏览着一连串人名。

    除了陈彦丰被报道出了名字,其它人多以姓氏代替,某某称呼。

    跟预想中的结果相仿,陈彦丰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缓期一个月执行。底下还有几个熟悉的姓氏,判决结果跟陈彦丰相仿。

    韩东关注的并不是陈彦丰,心跳加速的找到了最底下的沈某某,应该就是沈冰云。

    三年,对比之上一连串的死刑死缓,她罪行是最轻的那个,三年零一个月的刑期。算上看守所呆着的时间,还剩两年多。

    韩东舒了口气,他即便是早猜出来沈冰云的刑期不会超过三年太多,终究是担心法律会被舆论影响。

    现在,则是暂时安了心。

    退伍之后,如果说有韩东亏欠最多的人,就是她。

    本可以抽身陈彦丰案之外,因为帮他弄钱,利用小银河贷款了八千万。这笔钱问题不大,却是她被卷入进去,深陷泥潭的导火索。

    白雅兰是知道韩东跟沈冰云牵扯的,随口道:“三年多,减刑的话至少可以减去半年,很快。”

    韩东高兴不起来:“在东阳那会,我跟小梦关系还很僵,随时都可能离婚,沈冰云一直陪着我……上次去看她,她求我想办法让她出去,她说不想坐牢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会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韩东摇了摇头:“她理解不理解没有关系,我欠她的。等过段时间,试试,看有没有可能把人弄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难,如此犯罪集团,她被判三年。可以说跟毒品没有直接的关系,跟陈彦丰集团的那些人也不会牵扯太深。而且,这种情况下,她都没有把贷款的事情往你身上推,够难得了。帮是一定要帮,你不好做,我来做。”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相关文章
  • 脸给女王当椅子,被摁在落地窗玻璃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好大好涨水好多bl,太史阑容楚第一次...

  •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,警花短裙被...

  • 娇媚系统紧致h,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...

  •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,男士射精女士视频...